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统一电力规划需更中立科学

2018-11-05 09:38:44

统一电力规划需更中立科学

“十五”之后,我国一直未有正式的统一电力工业规划发布,期间电力无序发展,各专项规划之间缺乏协调且缺乏刚性。随着能源体制改革和电力形势不断变化,市场经济体制下是否需要恢复统一的电力规划?规划调控的作用如何进一步突出,发挥其指导性作用?规划如何做到中立科学?

规划薄弱 乱象重生

2001年,国家经贸委发布《电力工业“十五”规划》,之后的两年经济发展和电力增长超过了预期。2003年初,在国家发改委的组织协调下,国家电、南方电和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参加了电力规划工作小组,完成了《电力工业“十五”规划调整报告》,对全国装机容量和年发电量等目标做出调整。

之后的“十一五”、“十二五”期间,均没有正式的电力工业规划颁布。

“十一五”期间,与电力工业相关的规划主要有《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能源发展“十一五”规划》、《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等。

“十二五”期间与电力相关的规划则更为名目繁多,除了《能源“十二五”规划》、《节能减排“十二五”规划》和《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外,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还印发了农村电改造升级、可再生能源、天然气、太阳能发电、风电、水电、生物质能等“十二五”专项规划。同时,工信部印发了《太阳能光伏产业“十二五”规划》,环保部制定了火电污染物排放标准公告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限值的公告。

“现在是我国规划薄弱的时代,和美国等电力市场化成熟的国家相比,‘计划’色彩更为浓重的我国在电力规划上却逊色挺多。以美国为例,其北美电力可靠性委员会、系统独立运行商、电方、电源方、甚至是NGO等都参与电力规划,决策过程经历了多轮各方博弈,终达到共识。”一位参与电力规划设计工作的人士对说。

战略先行 避免功利

由于统一规划机制的缺失,造成的电力无序发展问题愈发突出。如由于新建煤电项目与铁路运输、煤炭供应等没有协调发展,地区性煤电运紧张问题反复出现。由于源没能协调发展,弃风现象大量出现。

“要强调规划与战略的关系,战略选择错误将导致规划偏离实际。例如当前我国能源结构调整方向强调了风能、太阳能等对煤炭的替代,而另有业内人士认为应及早进入‘气’时代。两种不同的战略选择将导致不同的规划指向。”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专职顾问姜绍俊表示,“专项规划也要在统一规划的指导下进行,例如风能规划、太阳能规划不能背离电力系统运行的基本规律,无视电规划的衔接,无视电调峰和备用选择。”

“风光的突出特点是供给特性的不确定性,且年利用小时较低,致使电接纳其时贡献了部分备用容量。”姜绍俊指出,“我认为在规划中风、光电只参加电量平衡,而不参加电力平衡,即不替代容量。”

上述从事规划设计工作的人士也认为,规划战略方向选择偏差,将导致巨大的浪费和难以改变的后果。

“电力规划的一项基本功能是煤电运平衡,这是影响电力供需关系的重要因素。应建立政府和市场相结合的全国性煤电运综合平衡协调机制,避免规划中急功近利的工作套路。”上述从事规划设计工作的人士进一步说。

规划中立 政企分开

要制定出科学的电力规划,首先应有中立的规划研究制定部门。

中电联在第五届理事会后设立了行业发展规划部,并在“十二五”之初推出《电力工业“十二五”规划滚动研究报告》,于2012年进行了修编。与此同时,国家能源局依托电力规划设计总院成立了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顺应了厂分开、主辅分离后,我国电力主体增多、电力规划体系随之变化的现实情况。

“主辅分离改革不够彻底,电公司依旧保留了规划设计职能。如国家电北京经济技术研究院就承担电力规划职能。”上述从事电力规划设计的人士表示,“我国电力规划体制有问题,没有独立中立的电力规划机构,国家对电力规划研究中心的定位不够清晰,没有赋予其统一规划的职能。而该中心未能独立于企业,无法做到中立。”

“规划的编制应由政府主导,形成专门的工作团队,国家机构、行业机构、民间机构都应当提出各自的研究报告。政府部门可以在这些不同角度的观点中做出终决策,形成的规划稿子要经过第三方咨询论证,召开听证会,再经政府批准发布。在规划期开始时就要完成上述制订过程。但眼下这种决策机制还没有形成雏形。”姜绍俊表示。

“要避免政府做规划时被强势企业绑架,可以借鉴美欧一些国家的做法。首先国家电力规划研究中心要从企业中分离出来,财政资金支撑其工作。彻底实现规划管理的政企分开,让规划回归政府职能;其次要重建行业参与规划研究和建议的职责,企业的诉求通过行业组织反映,取消企业直接对政府机关(取消计划单列)的现状,企业的研究机构应面向企业,另行设立第三方咨询机构。”姜绍俊进一步说,“此外,还应在人大机构中设立听证会制度,重要的规划发布要得到人大的同意。”

成人用品
太阳能蓄电池
无花果苗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