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有人无奈有人伤感优步中国员工在过去两天经iyiou.com

2019-03-11 15:50:14

有人无奈,有人伤感,优步中国员工在过去两天经历了什么?

从周一晚上开始,王晓琪的朋友圈就处于关闭状态。对于自称点赞狂魔的她来说,这种情况相当罕见。

那天上午,她像往常一样早早起床,浇花、喂猫,在楼下花7块钱买了一个杂粮饼,然后打专车去位于上海外滩SOHO的办公室上班。因为上周工作中出了一个小差错,她还在盘算着怎么跟老板解释。

路况正常时,从王晓琪的家到办公室需要20分钟。在车上,她习惯性地打开朋友圈,拇指还没动几下,就看到了那封署名为Uber全球CEO的公开信截图。迅速扫完全文,再翻看公司群的聊天记录,她很快在脑中得出了一个结论:这次是来真的了。

王晓琪是优步中国800名员工中的一员,她认为自己身上那种射手座的冒险精神,特别活的好过的开心适合这家快速崛起中的硅谷技术公司。在美国读书时,她就是Uber的忠实用户,毕业之后就加入了优步中国。

即便是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专车大战的腥风血雨,面对长时间的加班和巨大的压力,王晓琪也没有过退缩。然而此时此刻,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早晨,她次感到了害怕。

接下来发生的事,已经在短时间内被媒体们大肆渲染过几轮了:作为Uber和滴滴换股交易的一部分,优步中国被整个卖给了滴滴;优步中国的员工从当天开始就无法登陆系统,本地文件也被删除,一些日常工作被暂停;到了周一晚间,优步中国员工的补偿方案以奖金的名义出炉,你可以留下来继续为滴滴打工,也可以拿至少6个月的薪水离开。

直到交易双方发布正式公告之前,优步中国的办公室里的情绪并没有明显的变化。我们能得到的信息和外面的人一样多,都在看群,刷朋友圈,等终的消息。王晓琪告诉腾讯科技。

由于经历了一天的心理建设期,当双方CEO在当天下午先后通过公开信的形式宣布合作完成时,王晓琪心里并没有太多波澜。倒是从中午开始不停跳动的消息提醒,让她觉得有点烦。

因为工作原因,她在过去一年增加了超过1000名好友。这其中有同事、合作伙伴、公关公司、媒体,还有一些忘记改昵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加上的人。

这些平日里沉默的大多数,如同《行尸走肉》中的僵尸一样突然在王晓琪的中复活,通过一条条向她扑来。

听说合并啦?、看到你们和滴滴的消息,真的吗?、聊一聊?,这些消息大部分抱着八卦的目的,还有一小部分像我这样假装套近乎,实际上希望能够从她嘴里多得到一些信息的。

要是放在平日里,王晓琪会努力说服自己尽量回复每一条消息,不过这一次,她一条也不想回。这些人只不过是想从我这里得到一点谈资罢了,或许连我的名字都不记得。王晓琪说。

王晓琪的朋友圈也已经沦陷,至少有一半的人在讨论这次交易,不少人还会在这是人之常情转发或者评论时提醒她看。一开始还会看各种信息,因为也想了解整个事情,但其实大家说得都差不多,很快就疲惫了。王晓琪告诉腾讯科技。

她决定暂时关掉朋友圈,和好久没见的闺蜜去吃那家新开的西班牙餐厅。离开办公室之前,她拍了一张办公室的照片,特意把远处的黄浦江放了进去。

王晓琪所在的上海是优步落地中国的个城市,2014年2月正式宣布运营。谈婧是这里的第三号员工,从2014年初一直工作到2015年下半年。在交易发生之后,她的个人公众号十一维客栈开始连载她在优步中国的工作经历。

在篇《Uber中国创业史(一)初见,失眠》中,她回忆了2014年底在上海接受Uber亚洲城市拓展的人Tim面试的有趣经历。这个被她称为我人生中奇葩的面试,包括半小时稀奇古怪的问题轰炸,两次乘车测试,以及需要在24小时内设计一套本土化的激励政策。

与谈婧一样,严涛也经历了类似的有趣面试,只不过他的形容词是不想再来第二遍。他也是优步中国的早期员工之一,因为已经离职,他同样要求我隐去他的真实身份信息,包括所在的城市和职位信息。

因为在优步中国内部,特别时早期的员工都很熟,一起战斗过,感情很好,很容易就猜到是谁。确认我不会使用任何他的身份信息后,他才答应跟我聊一聊。

他说在他去年离职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种合并可能会在未来发生。中国的互联文化从来都是一家独大,优步和滴滴竞争只可能有两种结果。要么做得不行,被打趴下;要么占据了一定份额,迫使滴滴把你买下来。严涛说。

在他看来,

优步在中国的运营策略也在去年经历了一次大调整。

在2014年刚进入上海时,优步主推的品牌是Uber Black,定位中高端,尽量不打价格战,从品牌合作到市场推广都在体现自己的逼格,擅于通过灵活的市场营销方式(比如一键叫直升机,比如与佟大为合作的明星司机项目)博取白领和精英阶层的好感。

但是从2014年,尤其是2014年下半年优步中国成为独立公司运作开始,目标开始转向大众市场,先后推出更加便宜的人民优步和拼车服务。当滴滴也开始推出专车服务之后,两家公司在业务上变得越来越像。

业务越来越像,烧的钱却越来越多。从老板到投资人都会受不了,合作只是时间问题。严涛告诉腾讯科技。即便是在离职之后,严涛也与之前的不少同事保持了联系。合并消息确认之后,他感受到一种特别的情绪在蔓延。

一些优步的在职和离职同事开始在朋友圈里晒出各种聚会的照片,有人在缅怀过去,有人在叹息。大家都觉得它是一个很酷的公司,现在一想到公司被卖掉,这家公司和美国总部没有任何瓜葛了,都挺想哭的。严涛说。

交易宣布后的第二天晚上,仍然在优步中国上班的王晓琪在和腾讯科技聊了20分钟后,突然挂掉了。

后来她告诉腾讯科技,她收到了一条来自美国同事的问候,还邀请她这个冬天一起去旅行。

她哭了。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李彦宏:百度投资不再追求控股
中国汽车百人会
2015年大连B2B/企业服务Pre-B轮企业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