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2方”遇袭案,第三方的我们也很不满

2018-11-05 13:15:20
“二方”遇袭案,第三方的我们也很不满 内容提要:应该说,雇凶伤人是非常卑劣的,岂能以寻衅滋事来问罪?这就如同盗窃和抢劫,盗窃只是一般的治安案件,而抢劫则是刑事案件了。

肖传国雇凶伤人,不管其行动造成的后果是否严重,其行动和造成的影响,都是非常恶劣的,法律理应对这类行为进行严惩。

10月10日上午,备受关注的方玄昌、方舟子遇袭案在石景山法院开庭审理,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等5人被指控犯有寻衅滋事罪。

10日下午5时许,石景山法院一审宣判,5人寻衅滋事罪罪名成立,主犯肖传国和戴建湘被判拘役5个半月。

对此判决结果,方舟子和方玄昌表示不满。

宣判后,肖传国也表示考虑上诉。

他的代理律师高子程则表示,方舟子和方玄昌二人的伤势已做了鉴定,肖传国不应构成寻衅滋事罪,进行治安处罚更为适合。

“二方”遇袭让我们感到意外,肖传国雇凶伤人让我们感到意外,肖的落网我们不感到意外,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以身试法者必须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付出代价!但是,让我们感到意外的是,雇凶伤人的肖传国仅仅被判处拘役,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对于法院的这一判决,当事双方均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方舟子和方玄昌认为,以寻衅滋事罪定罪不合适。

而这两起袭击案件的主谋肖传国也表示斟酌上诉。

也就是说,方玄昌、方舟子遇袭案的审理,双方都很不满意。

其实,作为第三方的我们,也很不满意。

以寻衅滋事罪对肖传国起诉,与事实不符,有包庇纵容之嫌,更重要的是,难以起到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目的。

观点以下: 一,在这两起袭击案中,肖传国属于典型的买凶伤人。

这里的“伤人”,既有“伤害”的可能,也有“杀害”的可能。

因为凶手在实行作案的进程中,谁也没法保证其下手的轻重。

轻则可以致残,重则可以致命,这应该是一种常识。

二,肖传国犯罪动机十分明显。

据肖传国自己交待,由于“2方”的打假,导致自己不能被评为中科院院士,于是怀恨在心,就预谋了这两起袭击案,犯法主观十分明显。

三,肖传国使用重金雇佣凶手不远千里实施作案影响非常恶劣。

可以说,没有哪一起雇凶伤人案件能够如此引发国人的关注。

而据犯罪嫌疑人戴建湘供述,肖传国承诺打人后给10万元,殴打方玄昌后给了5万,打方舟子后给了2万。

应该说,10万元不是个小数目,如果是寻衅滋事,用得着花10万元雇佣凶手吗?而且,不止一次雇佣凶手,属于“累犯”,应该加重处罚。

四,判处拘役五个半月难以到达惩前毖后和治病救人的目的。

肖传国多次雇凶不远千里伤害他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